appleroaming

当时太年轻,不懂怎么爱

【DE】爱情重构 13 【TSN/NYSM】

爱上全部的你,并帮助你爱上全部的此刻的自己,一个完美的Lover就是这么带感

望北之川:

好久没被lof吞了……哭,真的,一年了,丹总这个lover上个车太不容易了,各种意义上。请补你们的红心蓝手【。】


这是甜到齁的一章,甜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13】


“你为什么没有接我的电话?”Eduardo问Daniel。


“我给你打了三通电话。”他翻身撑在Daniel身上,居高临下地义正辞严指控他的魔术师。


Daniel一时语塞,他躺在床上,看着压住自己的Eduardo。


Eduardo因为最近消瘦得厉害,穿着的棉质睡衣松垮垮的,露出锁骨,看上去可怜极了,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哦,天啊。


让上帝见撒旦去吧,Daniel心里哀嚎了一声。


魔术师觉得自己的良心一定长在了Eduardo身上,否则怎么会看他这样,心里就软成一团棉花?


但Daniel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第一通电话,Lula把手机拿给他的时候,电话已经挂了;第三通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他不在房间。


这听上去像极了狡辩。


而事实上Daniel确实没有接第二通电话。


魔术师想了想,决定不解释了,因为不管原因是什么,没接电话都是一个事实,但更重要的是Eduardo看上去那么难过,他需要的不是解释而是一个道歉。


“I'm sorry。”Daniel撑起身凑过去亲吻了一下他的嘴角,诚恳认错,“我错了,是我错了,我不该不接你电话。”


 


他道歉得太直率,反而弄得Eduardo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Eduardo性格好,从来不会得理不饶人,Daniel说了对不起,他就没法追究了,可是心里还涌满了不高兴和委屈无法排解,只能愣愣地看着Daniel一会儿,扁着嘴拧过脸。


Daniel拉住他,“接下来,宝贝,你得告诉我晚上发生了什么?”


他一提晚上,Eduardo立刻像炸毛的猫咪一样紧张防备起来,看上去随时要张牙舞爪地挠Daniel一爪子。


“什么都没有。”他翻了个身背对Daniel,“我要睡觉。”


“嘿,你不能耍赖,让我道歉了就完事了。”魔术师说着,又把Eduardo掰过来,“我担心了你一整个晚上。”


“关我什么事?”Eduardo心虚地嘴硬反问。


“你!”Daniel差点没忍住将Eduardo就地正法了——相信他,lover有一千种办法让Eduardo哭着跟他坦白。


魔术师不断深呼吸,告诉自己要耐心、要耐心、要耐心,不能跟喝醉的小崽子一般见识。


“当然和你有关,”Daniel咬牙切齿,“你给我打电话,把我吓个半死的,是不是也该道歉?”


魔术师理直气壮、言之凿凿,Eduardo的脾气就是纸糊的,有点架不住了,只好坦白从宽。


“我去喝酒。”


“然后?”Daniel挑了挑眉。


“有人找我419……”Eduardo的话好像是含在嘴里没完全吐出来一样模糊。


“哦?”Daniel脸色不善起来,控制欲和暴力因子又开始蠢蠢欲动。


“我说我有男友了……”Eduardo小声嘟囔,Daniel差点没有听清楚,“他不相信,让我证明;我走不了,只好给你打电话……”


他省略了很多酒吧里不堪的“调情”和弱肉强食的细节,但Daniel当然从那句“我走不了”上就已经心知肚明了。


更遑论他回Eduardo电话的时候,Eduardo身边那个男人的态度有多讨厌和嚣张,还有Eduardo颈脖和锁骨上的wen痕,现在还刺得Daniel眼痛。


 


Daniel觉得心脏像被针蛰了一下,几个小时前的事情让他后怕不已。


Eduardo可以找任何一个人来给自己解围,Facebook的那几个人——他过去的朋友们,那个Mark Zuckerberg,相信也很乐意充当这个角色。


可是Eduardo没有。


他固执地,甚至是愚蠢地在找Daniel——魔术师不知道这是因为他喝醉了而脑袋不灵光,还是他只是在用这种气人的方式,跟自己、跟那天扔下他一声不吭就走了的Daniel赌气较劲。


又或是Eduardo是真的相信,Daniel会接他的电话、会过来,即使他们前几天不欢而散,并且正在吵架、冷战。


魔术师觉得Eduardo真是孩子气。


他想教训这个小少爷不要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同时却又难以置信地体会到Eduardo对他不同寻常的依赖——与Daniel长着一张什么样的脸无关——与Mark Zuckerberg无关。


 


魔术师的心里空洞洞的,他知道必须捉住Eduardo,并且把他牢牢捉在手里,才能填补自己心里空出来的这个洞。


“真的很抱歉,宝贝。”


他再次道歉,诚实地向这个小醉鬼解释,并不因为Eduardo喝醉很好打发而打算糊弄他,或者用他哄女孩子的伎俩去哄Eduardo。


“我没接你电话,是因为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你好像拒绝了我;而且你那天看上去要跟我吵架,而我不喜欢、也不想跟你吵架。”


“我没有。”Eduardo蹦出三个字,然后抿紧嘴。


魔术师环住Eduardo的腰把他抱住,安慰般亲亲他,“没有什么?”


“没有吵架,或者别的。”Eduardo回答,他别扭地动了动,不自在地想要拉开跟Daniel的距离。


“别的?”Daniel的手臂箍住他,没让他动,“别的什么?”


“拒绝你。”Eduardo沉默了一会儿,“我没有拒绝你。”


 


Daniel笑了。


他翻过身把Eduardo压下来,“所以,我是男朋友了,嗯?”


“什么?”Eduardo眨了眨眼,不灵光的脑袋还不太跟得上魔术师转变太快的话题。


“那个男人不信你有男友,你于是给我打电话了。”Daniel提示他。


“宝贝,你什么时候把我升级了?”魔术师问他,“还是自己悄悄的?问过我了吗?”


“我、”他想分辩,但是被魔术师用手指按住了唇。


他看着Daniel,这个男人棱角分明的英俊的脸此刻有一种魔力,温柔的床前灯的光影下,尤其魅惑。


Eduardo无法从他脸上移开视线。


他和Mark有几乎一样的脸,却完全是不一样的人,Daniel是天生的魔术师,他与生俱来有一种吸引人的魅力。


正如他常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一样,离得越近,看到的越少。


Eduardo觉得自己溺在了Daniel深蓝的眼眸的海洋里,离得这么近,他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见,只能不断沉下去、沉下去。


“我觉得亏了。我想讨点利息,亲爱的。”


Daniel的声音在他耳边蛊惑,引诱他,魔术师是个比Merritt还要高明的催眠师,而他甘愿被他的爱情魔法催眠。


于是Eduardo伸手搂住Daniel的颈脖,主动献上自己的吻。


 


魔术师被吻住的瞬间,像有人在他脑海里表演了个最老套的魔术,“砰”地变出一大簇怒放的玫瑰。


他在心里“喔——”了一声。




丹总的第一辆小车车




他疑惑地问Daniel,“这就够了?不继续吗?”


“你想继续?”Daniel笑着问。


“嗯。”Eduardo显得有点弄不懂了,他以为他们现在会做到最后,“为什么不?”


魔术师吻了吻他的额头,“宿醉就够你不好受的了,酒后乱x-i-n-g只会把你明天折磨得起不了床。”


“然后?”Eduardo不明所以。


“我明天要走了,sweetie。”Daniel看着他,“别忘记我来美国是因为天眼给了任务。”


魔术师亲他,“我不能把你弄得爬不起来然后一大早就走,我可能会不舍得离开。”


他半开玩笑地调侃:“而且我不想c-a-o.一个喝了伏特加的小醉鬼,他现在连我说什么都反应不过来。”


 


Eduardo不说话了,他用一种Daniel无法理解的眼神看了他半晌,忽然伸手抱住魔术师。


他把头埋在Daniel的肩窝,抱他抱得很紧,快把魔术师勒得喘不过气来了。


“被我说得不高兴了?”Daniel任由他抱着,享受这种依赖,伸手呼噜了一把Eduardo柔软的棕发“嗯?宝贝?”


可是Eduardo还不愿意撤手,赖在魔术师身上。


“嘿,我还y-i-n-g-着呢。”Daniel只好拍拍他的背。


Eduardo听了又不情不愿地伸手去摸他还精神勃勃的东西,却被Daniel握住了手腕。


 


“怎么了?”魔术师捏起Eduardo的脸端详了片刻,发现真的有点不对劲,半开玩笑半逗他开心地用轻松的语气问,“舍不得我?”


Eduardo问他,“如果你回来后,我恢复记忆了,怎么办?”


“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Daniel不明白了,Eduardo看上去沮丧极了。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Eduardo的回答。


“我不想变成他。”


Eduardo向来很好懂,可是Daniel觉得今天一整晚都跟不上Eduardo的思路。


“谁?”Daniel问。


“Eduardo Saverin。”Eduardo说,“我不喜欢他。”


“什么?”魔术师更摸不着头脑了,“亲爱的,你醉了。”


“我没有醉。”Eduardo说,“我梦见过他。”


他说,“我梦见他和Mark质证,梦见他和家人吵架,梦见他夜晚在家里喝得酩酊大醉,梦见他在质证和学业中疲于奔命,梦见他沉默地看着那些媒体评论,却最终选择不做任何解释。”


“每一个梦都很糟糕。”Eduardo说。


他不再说话了。


Daniel看着他,有那么一刻,魔术师以为他要哭出来了。但是Eduardo没有,他很难过,却很平静,他在尽力作为第三者看待想起的过往的一切。


魔术师耐心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Eduardo才说,“他很尖锐,很执拗,也很冷静。我想起来了,是的,他很痛苦,他离开美国去新加坡,逃的不是税,是痛苦。”


Daniel安抚一样摸了摸Eduardo的脸。


“我不喜欢他,Dan。”Eduardo深深地看进Daniel那双深邃的眼睛中,“我不喜欢他,他一点都不快乐,也一点都不讨人喜欢,他有一层盔甲,为了抵御伤害,也为了伤害别人。”


“我知道。”Daniel说,“我想象得到。”


“我不知道他是这样的,在我还没有开始恢复记忆之前。”Eduardo说。


 


Daniel明白他在想什么了。


Eduardo在Mark身边,他最先所能想起的,也是他最重要的记忆,都是不愉快的。


他既想恢复记忆,又抵触恢复记忆。


Eduardo很不安,Daniel能感觉到。他在害怕,在抵触即将揭晓的答案。


人类在面对未知时总有追逐的本能,可是在答案露出一角,而又察觉那并不是自己所想要的时,趋利避害的本能又会让人止步不前。


而现在,酒精蒸发了Eduardo那像Prada一样光鲜的自尊心,让他在Daniel面前就像赤身裸体一样,什么都坦诚地展现给他。


他的疑惑,他的犹豫,他的恐惧,他的不安,他的任性,他的孩子气,他的逃避。


这个小少爷,他没有逃避过什么,却肯定有产生过逃避的念头,但他不会真的说出来。


Daniel想,Eduardo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在谁面前这样不遮不掩、这样无防备、这样诚实过。


父亲、母亲、哥哥、朋友、同学,包括Mark Zuckerberg都不曾见过这样的Eduardo。


 


“我爱你。”Daniel说。


魔术师想要打消Eduardo的不安,温柔地亲吻他,一遍又一遍。


“但我不是他。”可这没有用,Eduardo摇摇头,“而他要回来了,Mark Zuckerberg想要他回来,但我现在不想了。”


“我已经离开一切,过得这么快乐,为什么我要回去?”Eduardo问Daniel,他在困惑着。


魔术师默默亲了亲Eduardo的额头。


Eduardo又说,“我不喜欢他,你也不会喜欢他。”


“谁说的?”Daniel问。


“他跟我完全不一样。”Eduardo说,“你也见过了,我们吵架了,你离开了。”


“嘿。”Daniel索性把他推倒,“是不是我让你有空想太多了,以至于来胡乱推断我?”


 


“什么?”Eduardo毫无危机感。


这狡猾的小子,长了一张纯良的脸,好像对这些事没有任何认知。


“我很抱歉那天真的就这么走了,”Daniel说,“当然,你那天也真的把我气着了,这个你得跟我道歉。”


Eduardo哼了哼。


“可是吵架、冷战、和好,难道不是最正常的过程吗?”Daniel说,“亲爱的,我也是有脾气、会生气的。可是你还是会打电话找我,而我也会为你赶过来,看到了吗,吵架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是,你不明白……”Eduardo咬了咬唇。


“那你跟我说明白了。”Daniel恨不得打开他的脑子把那根筋给捋顺了。


“你知道Mark为什么稀释了我的股份?”Eduardo说。


“为什么?”Daniel问。这件事媒体一直用商业理念不合来解释一切,但是Daniel认为并不这么简单。


“我和Mark有分歧,在广告和赞助的事情上。”Eduardo说,“可是……那天,我来帕罗奥图,晚上12点的航班,抵达的时候下起了大雨,Mark忘记来接我了,然后我们吵了一架,我半夜离开了,乘搭次日清晨的航班回到纽约第一件事就是冻结了Facebook的资金账户。”


Eduardo痛苦地说,“Mark指责我想要搞垮Facebook……我没有这么想过,我只是、我只是想吓唬一下他,我想要他的注意力……然后他回敬我的是从30%到0.03%的股份稀释。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和他明明。”


Eduardo的话戛然而止,他瞪大了眼睛看着Daniel。


Daniel好整以暇,一脸“你说啊,你说下去啊”的戏谑表情。


Eduardo闭嘴,有点无辜地看着他。


“现在呢?”Daniel问他。


“不是了。”Eduardo乖乖回答,“没有了。”


“这还差不多。”魔术师亲了他一口,叹气说,“你这坏脾气,又缺乏安全感的小少爷。”


 


一个CFO跟CEO吵架后,以冻结合伙人账户这种事情来威胁对方,要求对方的注意力,这真的是非常霸道任性的少爷脾气了,Daniel想。


Eduardo显然后来也意识到自己的意气用事,他不喜欢这些情感的冲动,不喜欢自己倔强的性格,觉得这些缺点把他的人际关系搞得一团糟。


Daniel承认这确实是很气人,特别是领教过今晚他的行为。


是的,在魔术师看来,冻结账户和今晚他犟着脾气非要打电话给自己的行为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他就是要Daniel着急,就是要报复Daniel那天夜里一声不吭的离开,却一点都没想过后果。不,他想过了,肯定的,他就是要强迫Daniel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万一Daniel早一天离开硅谷了呢?


Mark Zuckerberg回击了这样的挑衅,用一种极端的方式;Eduardo可能一辈子就只在Mark Zuckerberg身上输过,他摔得这么惨,就以为自己不会再赢了。


而在自己这里,Eduardo还是赌赢了。




丹总的第二辆小车车




那家伙又把被子全卷走了,Daniel连人带被抱过来,然后掀开被子躺进去抱住他。


Eduardo感觉到他,就挪了过来,被子下的腿也缠上了Daniel。


他小小地打了个哈欠。


Daniel正要关灯睡觉,Eduardo按住他。


“这次天眼给的是怎样的任务?”Eduardo好奇地问。


“机密。”Daniel搂着他亲了一口,“不过我可以保障,这是一场精彩的秀。”


“要多久?”Eduardo又问。


“这得看任务顺不顺利。”Daniel说,“第一次表演没有完成任务就要重新布局。”


“唔。”Eduardo又问他,“有危险吗?”


“你见过不冒险的骑士吗?”Daniel反问。




Eduardo听了有点不高兴,在被子下的脚开始闹脾气地有一下没一下轻轻踩着Daniel的脚背。


魔术师被逗乐了,抬腿夹住他的脚,“有天眼,别担心。”


“天眼也不靠谱。”Eduardo说,“你们说护照有用,可我在海关就被截住了。”


“讲点道理,宝贝,”Daniel哈哈大笑,捏捏他的脸颊,“这能怪谁?只能怪你自己的脸。”




“为什么你会选择加入天眼?”Eduardo又问,“是你选择了天眼,还是天眼选择了你?为什么是你?”


“天眼选择了我,但也是我选择了天眼。”Daniel说,“我跟你不一样,我一开始除了Daniel这个名字外就一无所有了,我得决定我是谁。所以我决定当一个魔术师,一个骑士,跟世界上其他所有的‘Daniel’都不一样,我希望人们提起‘Daniel’这个名字时,想到的是本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和最浪漫的骑士。”


“我也可以塑造我自己吗?”Eduardo问,“不是Facebook的前CFO,不是那个失败者,也不是让Saverin家蒙羞的那个孩子?”


“当然。”Daniel摸了摸他的脸颊,“他们——我是说那些媒体,或者Mark Zuckerberg,没有人能定义你,除了你自己。你可以不停地塑造自己,不被过去所拘,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和希望的那样。”


Eduardo没有想到Daniel能对他说这些。




或者在他过去,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过了好一会儿,他凑过去,亲昵地啄吻着Daniel的下巴。


Daniel任由他用这种小动作亲近自己。


魔术师最近因为心情欠佳和忙着排练而疏于打理,下巴冒出了点胡渣,Eduardo吻他时被刺得痒痒的。


“好了,快睡吧。”魔术师关掉了床头柔和的小灯,搂了搂Eduardo。


黑暗让眼睛失去了大部分的作用,可是触觉和听觉反而更加敏锐了。


“谢谢你。”Eduardo小声说。


“什么?”Daniel抱着他。


“这几个月,”Eduardo说,“我过得很快乐。”


”自从慢慢记起事情后,我才知道,我好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他软糯的声音让Daniel觉得心脏好像被人用力拧了一下。


Eduardo窝在魔术师胸膛前,紧贴着他温热的身体,似乎还能听见他平稳有力的心跳,一下、一下、一下,像最安全的安眠曲,踏实又温柔,给他睡意的同时又带走了他对记忆的不安和惶惑。


“我就在这里。”Daniel亲了亲他的额头,“晚安,宝贝。”


魔术师的吻一定也是有魔法的,Eduardo感觉自己在他怀里把所有一切绷紧的都放松下来了,他才闭上眼睛,竟然不过片刻就睡熟了。


Daniel在他睡着后揽在他腰间的手紧了紧,然后又确认了他黏着自己睡觉时,能有足够的空间保持顺畅的呼吸。


 


在x-i-n-g和酒精的作用下,Eduardo睡了这几天以来第一个沉稳的好觉。


他还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深秋在哈佛的校园,踩着落叶一直一直往前走,看到正在表演魔术、被一群学生围着的魔术师。


被魔术师灰蓝色的眼睛和洗牌优雅的动作所吸引,他停下了脚步。


魔术师走向他,请他从洗好的牌里抽一张。


Eduardo于是抽了一张方块3。


魔术师将扑克牌放回,用极度花哨的手法开始洗牌,然后抽出一张,塞进Eduardo的衬衫口袋里,“看看是不是你刚刚抽的?”


Eduardo拿出扑克牌,一阵风吹过,卷起漫天落下的黄叶迷了他的眼,等他抬起头时,魔术师已经消失了,只剩下那些被风卷起的枯叶。


而他手上的扑克牌不是方块3。


它是空白的,上面写着一句话:


 


你是你自己的魔术师,让它变成任何你想要的牌。


 


Eduardo醒来时,天已经大亮,身边的床铺空荡荡的,Daniel已经走了。


宿醉还是带来了轻微的头疼,可是Eduardo的心情一扫这段时间以来的沉郁,阳光照进他的心脏。


床头的小柜子上放了Daniel给他留的醒酒的药,还有一枝鲜艳欲滴的红玫瑰。


玫瑰安静无声地躺着,压在一张镶嵌了金色暗纹的精致卡片上,魔术师的字嚣张又华丽,比红玫瑰还要抢眼。


 


Don't try so hard, the best things come when you least expect them to.




Your Lover




Eduardo趴在床上把玩着卡片,阳光洒在柔软的地毯上,暖洋洋的。


在这一刻,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在不经意的时候,得到了最好的东西。




TBC

有趣的硅谷八卦闲聊,餐厅受影响,酒吧没有呀,有名的Gossip场所😅

【TSN/社交网络】【ME】《纯真年代》01

喜大普奔!

清溪半里桥:

文案那天看到了关于真马总的报道,就开了这个竞选的脑洞。原本是红烧肉,结果我的话痨症还没好_(:з」∠)_于是,就这样了,争取五章内上肉搞定。很久没写ME了,略忐忑,提前预警一下渣文笔。




01


  “……昨日,马克扎克伯格宣布参选美国总统。这位年近四十的Facebook掌舵人终于证实了公众的猜测,坦白了他的野心。这样一位挥舞着自由主义大旗的民主党候选人能否获得选民的支持?还是说,这位自命不凡的宅男上帝终于被赞誉冲昏了头脑?”


 


“……令人惊讶的是,在创业初期与扎克伯格决裂的萨瓦林也出现在了现场,是的,就是那位爱德华多萨瓦林!这边马上就要进入演讲环节,我们将全程转播,请观众们拭目以待。晚间新闻记者埃尔斯,在第一现场为您报道。”


 


  Eduardo一身得体的正式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岁月没有侵蚀他的魅力,相反的,岁月为他不断加码。如今的Eduardo洋溢睿智而温和的成熟魅力,举手投足皆是醉人的风度,二十多岁的Eduardo永远无法做到像这样从容自如。


  他的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枚崭新的婚戒。


  Mark正与公关团队做最后的确认,会场中吵杂的口号声让他有些烦躁,但每当他的眼神扫过正与嘉宾交谈的Eduardo,他就会奇异地冷静那么一会儿,然后很快,又开始烦躁。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有竞选总统的经历,其中的压力与琐事多得超乎想象。


  何况,Mark还需要面对一个他一辈子没搞明白的致命问题——”likable”。


  也许这就是他向萨瓦林家族提出合作的原因。


  一个来自老牌资本的,保守的,惹人喜爱的丈夫。


  Eduardo Saverin。


  终于,一切准备就绪。


  带着不容拒绝的独裁气场,Mark走向Eduardo。


“My dear”,Mark回味着正大光明说出爱称的自得,像是夫夫间在玩小情趣,他伸出手,小幅度行了一个邀舞礼,“Shall we?”


Eduardo笑了笑,将手递给他,十分自然地与他十指相扣,就好像练习过很多次一样熟练。


音乐奏到最激昂处,戛然而止,鼓点急促敲起,追光灯照在上台的侧门。


“让我们欢迎,第N届美国总统候选人,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以及!他的丈夫,爱德华多萨瓦林!”


被炸了大新闻的观众们齐声尖叫。


Mark与Eduardo牵着手走上舞台,闪光灯几乎要将会场闪成白昼。


 “我,马克扎克伯格,宣布加入第N届美国总统的竞选”,Mark还算正式地说完了这一句,立刻露出了一个挑衅的笑容,“很显然,戴橘色假发夸夸其谈的肥肉不能让美国再次强大,well,也许,我能。”


  他话音刚落,立刻被Eduardo瞪了一眼。


  Eduardo拉过立麦,带笑替自家丈夫圆场:“显然,我的丈夫一直没能学好礼仪。我替他向他话语中冒犯到的任何人道歉,如果,真的有‘人’被他的话冒犯到的话。”


  台下的观众哄然大笑。


  低迷的经济令他们对现任总统产生了极大的厌恶情绪,Mark的攻击中显示出的自信正是他们内心渴求的,而Eduardo不吐脏字的幽默嘲讽更合他们的口味。


  Mark耸了耸肩,继续发表竞选演讲。


  这段不长的演讲,在电视转播中收获了惊人的收视率,网络直播观看人数也破了新高,甚至在演讲后的一周内,马克扎克伯格携萨瓦林参选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不仅在美国被津津乐道,全球范围内就少有不关注这事的。


  马克扎克伯格为何参选?这位自视甚高的宅男对于社会究竟有着更深刻还是更浅薄的了解?何时与爱德华多萨瓦林成婚?这场婚姻背后的利益交换是怎样发生的?他俩大学时有没有勾搭在一起?


  各种各样的问题充斥着纸媒、电视与网络,每个人都有感兴趣的地方,每个人都想要挖掘背后的故事。


一个值得被写入案例的成功亮相。


 


  Mark与Eduardo出了会场,马不停蹄地赶去为大人物们举办的招待会,然后回到facebook稳定军心,最后,深夜1点,他们才回到家。


  准确的说,是Mark那栋别墅。


  这房子结构并不复杂,Eduardo搬进来一个月,已经很熟悉布局了。尽管他不会在房子里乱晃。


  助理汇报完最后一项日程,向他们告辞离开。


  终于,只剩下他们自己。


  Mark拿着助理刚才开好的红酒,和两个水晶杯,走向Eduardo。


  “喝一杯庆祝?”


  Eduardo不置可否,接过了杯子。


  气氛不用说话就不错,续杯两次,Mark借着酒意,一点一点凑近,吻上了Eduardo带着酒香的唇。


  Eduardo侧过脸,红唇微启,Mark立刻趁虚而入,他的手也趁机抚上了Eduardo性|感流畅的腰线。


  意乱情迷间,Mark不知是怎么了,呢喃着说出了一句“我爱你”。


  Eduardo忍不住笑起来,他嘴角的弧度像是伤人的刀。


  “你知道的Mark,我们之间,接吻,甚至做|爱,都不会产生任何意义。”


  Mark随着时间流逝越发锋利的眉眼,居然有了一丝颓唐,他的嗓音还带着刚才动|情的沙哑,问:“为什么?”


  Eduardo笑着摇摇头,没有理会他的明知故问,穿回了他的西装外套,走上了楼梯。


  “晚安,Mark。如果你今晚还要编程,就不要回房间,我不喜欢被吵醒。”


  Mark的视线跟随着他,直到看不见。


  向后退了一步,Mark揪着头发瘫倒在沙发上。


  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心照不宣。


  有的是还没理清的过去,和一团迷雾的未来。


  Mark强迫自己撑着疲累的身体站起来,视线扫过桌上的笔记本,还是选择上楼。


  洗完澡、甚至规矩换了睡衣的Mark小心地躺在了Eduardo身边。


  灯光熄灭。


  黑暗中,Eduardo睁开眼,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记者们的话题变得越来越八卦、越来越刁钻。


  “萨瓦林先生,请问您是出于什么考虑答应的求婚?”


  求婚?那个卷毛混蛋是这么说的?他可没听到哪怕一句得体的求婚词。


  Eduardo微笑回答:“当然是因为他有钱。”


  连正准备提问的记者们都忍不住一阵阵窃笑。


  “萨瓦林先生,请问您与扎克伯格怎么处理过去的决裂?要知道,他欺骗你签订了对你绝对不利的合同,为什么你会选择这样的一个人为人生伴侣?”


  Eduardo对其他记者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怎么处理过去的决裂?这个问题可真不好回答,我是个保守的人,不喜欢把卧室里发生的事告诉公众,抱歉。”


  这次,记者们的笑容中有了很懂的意味。


  “萨瓦林先生,对于你的婚姻,很多人猜测是利益交换,请问你会怎样反驳这些猜测?还是说,这些猜测不无道理?”


  Eduardo摊手,连打带消地回答:“我也不知道怎样反驳,你们才会满意。不如你教教我?”


  


  Mark暂停了视频,对Eduardo严肃地说:“下次不要一个人在公众场合停留。”


  Eduardo对主持人笑了笑,“他是个暴君,你们都知道。别指望他能说出什么感人的话。”


  主持人眨了眨眼睛,调侃他们:“哦~严厉的爱~”


  Eduardo看向Mark,Mark难得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现场观众们纷纷尖叫。


 


  党|代会投票结束,马克扎克伯格成功获得政|党提名,正式展开竞选活动。


  第二天的报纸头条大图,是星条旗背景下的拥抱,提名通过的那一刻,Mark抱住了身边的Eduardo,摄影师抓拍了这一幕。


  《扎克伯格夫夫的竞选之路》,摄影师这样命名,并决心跟踪拍摄,给它标了一个数字#1。



我缄默的缘由

姜撞奶不是奶:

没法推荐自己的子博客,转载一下,很快删


周六随笔:



 




文/姜撞奶不是奶




 




我不爱看新闻。




虽然我会看新闻,但是我不爱看新闻。新闻大多分为几类:无趣而低俗八卦的、官腔作调的、和逼着你不得不直面残酷现实的。




哪一类都不是我喜欢的。




我也不爱评论。




我主号上写过:“不喜欢在这个号上留直白的私人看法,最终都会删掉。”其实不单单是LOFTER主号,我在所有的社交网络上都不喜欢发评论。一方面,确实是人读书少见识浅薄,妄加议论难免贻笑大方;另一方面,个人性格,我也确实不喜欢过多地议论事情,撑死跟好友在微信上聊聊;还有一方面,总觉得说出个人看法是一件很私人的东西,就像脱下衣服给别人看一样,别人觉得如何我不知道,但我会觉得很不舒服;最后一方面,人和人的三观立场不尽相同,我发了评论,别人对我的评论进行评论,理智上知道探讨下去浪费时间甚至有可能没完没了于是不回复,情绪上却总觉得憋屈,干脆不发。




 




很多时候缄默与否是无所谓的。还有很多时候,你缄默与否,与你将遭遇的事情,只是早晚的区别而已。




 




我有个同学发了这样一段话,来自张雪忠,也是我很喜欢的一段话:







“他们把言论激烈的消灭后,就会把言论温和的也消灭了,当所有人都沉默以后,他们对沉默也会感到恐惧,认为沉默就是对他们的无声抗议,于是就会要求你赞美他,否则就把沉默的也给消灭了,然后把赞美得不起劲的给消灭了。”







 




我看见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时候是在毕业典礼上,消息已经是很滞后了。那时我觉得全身发冷,我当时对同学说,“管控得好,确实能有效整顿新闻门户的风气;管控不好,那就是‘文字狱’。”




其实我这个说法是很委婉的,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前段时间404 NOT FOUND,大家也基本上都心里清楚。




紧接着而来的是关闭多家网站的视听服务,理由是“大量播放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时政类视听节目和宣扬负面言论的社会评论性节目”。




这个我倒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现在是2017.6.24中午12:42,俩粒铜豌豆的《国乒搞事情?!先删为敬!!》大概是几分钟前被删了。




我在电脑前,几乎想夺命而逃。




 




我是在北电性侵事件发生很久之后才知道事情的始末的,因为那段时间我几乎不上微博和知乎。




我是今天早上才知道国乒事件的始末的。




 




我想:这意思莫非是闭上嘴,好好做人?




我相信很多人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闭上嘴,我就不是人了。




我已经沉默太久了。




 




可是最令人恐惧的,从来不是被命令闭嘴,而是网络时代的大浪淘沙。刚发生是轰动、争相转发、民情激愤,然后民众热情渐低。跟进的有多少?会为此站出来的有多少?会坚持的有多少?这件事情会就这样被镇压、有傲骨的人被迫折腰、人们逐渐忘却的可能性有多少?




 




我的世界两极分化,一部分人为此事忧心忡忡,另一部分仿佛不谙世事、自由玩乐。




 




就忍不住怀疑自己这样做是否有意义。




但是我知道我必须要这么做。




这是为了一个交代,给每一个冤屈者的,也是给每一个民众的。




我们不能就此闭嘴。




 




一个人的力量很微末,但是我不会是一个人。鲁迅先生也说过:“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份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我看1984的时候非常毛骨悚然。




最令我毛骨悚然的是一句话:







“不过那样也好,一切都很好,斗争已经结束,他赢得了跟自己的战争,他热爱老大哥。”







 




 




 




 


不再联系

明明生活已没有交集,还一起喝咖啡吃饭的关系才是长久的好友关系吧,加菲的朋友基本都是十年以上长久的关系啊,他真是一个长情的值得做好朋友的很好的人,期待他们以后能有机会继续开启下一次夏令营。rps其实就是我们心中对理想与现实交错的美好的期待吧,谢谢让我们还怀有这么美好情怀的他们。

星星与甜橙:

感谢transcript…… 我还以为是我心大,看了文字版发现并不是啊。就,俺不能算jewnicorn粉,纯粹从语言的角度小心翼翼地提供一些客观安慰——他没说他们俩不再联系了啊……实际上,他话里反而侧面肯定了还联系啊……提问观众问的问题是Jesse是不是跟Andrew 交流演漫画角色的事,然后Jesse的回答是:并没交谈过这个特别的话题,但是是的(我们交流/talk的),更多的是关于一起出去喝杯咖啡(根据语言习惯和语境,a coffee也可以是一次喝咖啡的经历或某种特别的咖啡,此处无语境,根据我个人的理解和经验应该是一起喝咖啡可能性比较大)或类似的事情……


就,还一起约着喝咖啡呢,不是挺好的么,怎么就……哀鸿遍野了Σ( ° △ °|||)︴ 夏令营的比喻,真的挺美好的,尤其在这个毕业季/夏令营季。我大哥大嫂就初二还是初三的奥数夏令营认识的咧,相处俩礼拜,分开四五年,再见面都认不出了。现在孩子马上就要小学毕业23333


【放三次元……欧美背景,真心这种关系很难得了,我要是有几年前跟我合作过一个几个月的项目、不住一个城市/国家、偶尔出差过来给我打个电话约我喝杯咖啡的前同事,绝对是要划进“朋友”范围的;要是再有点共同爱好(e.g."我们俩都搞舞台剧"),绝对就得是时不常惦念一下那种朋友了……真的……不用想着下船沉船游到小岛上搞夏令营什么的啊……(~ ̄▽ ̄)~】




paige231:



http://weibo.com/1939015117/F6q4aaowL?type=repost


Audience:"Ragarding of the social nextwork, i remember that you are united with Garfield in very close on set and off set, are you still friends on this state, and both you have play comic characters, have you talked them about that getting into that?"


Jess Eisenberg:"Eh,not specifically, that is a particulary topic, but yes, more about a coffee or something like that. but..yeah, we both do theater, and come from same performance background. When you are working with people, it is a very strange things when you are working out movie with people, and you're kind of being of time living with different cities where you guys lives. and you become very close like family. i will compare to maybe like summmer camp, or something, when summer ends, and you go back to your life, and you're only running to those people whether being a camp or randomly a few to make efforts, so it is hard to get in touching with people, normaly, when you're acting with them, if it this heighten sense of intimacy, cause you are in a emotional place with them, and because you are away from your home or whatever it is, and yeah, you really formalise friendship, and of course it is very hard to keep it up because you end up doing different things. "


audience:"thank you."


Jess Eisenberg:"thanks,thanks a lot."






"Like summer camp and you go back to your life,


...


it is very hard to get in touching with people,


....


it is hard to keep it up because you end up doing different things."






it is very hard for us to accept the fact that you two are not close to each other anymore. well,  我的jewnicorn,其实我也明白,你们很少见面,甚至可能不再联系,只是亲耳听你回忆,抽离理性淡淡地谈及,我还是觉得很可惜,with silence and tears,for you,for destiny.






(提问小哥和卷老师的对话内容是我边哭边手打,大小写格式混乱,误听请指正)


一边看一边猛点头: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激动到飞起!)

Nacci:

旁友们。


吃,安利吗?!!


我这里有个宝贝!!!!!!


咳,这是一个关于加非本人的【个人向】安利,对于加菲从头到脚由表及里的不负责描述,该安利感情真挚,私货较多,除了有点咸湿(。)之外都还好!!欢迎来吃!(¯﹃¯)



战战兢兢打的tag,不妥就删666,只是想感慨下最近2个月财经新闻,马总一会儿被董事会弹劾,一会儿又有从政意图,这是官逼同人的新案例么,期待反扑,我圈好有前途!

转趣味科普,关于色盲

留爪印

【扎克伯格慈善组织宣布首笔收购:AI科学搜索引擎Meta】Facebook CEO扎克伯格成立的慈善基金会“陈-扎克伯格计划”宣布收购科学研究搜索网站Meta。收购完成后,基金会将优化Meta旗下产品,并将其免费开放给研究者。在Meta的帮助下,科学家可以查看与项目有关的最新报告,与此同时,Meta还可以强化资金组织与研究人员的协作,寻找有潜力的领域投资。Meta用AI技术识别报告的作者和引文,突显重要研究。另外,Meta工具还可以连接18000个期刊文献资源,提供全文本接入服务。

[TSN]【ME】部分推荐整理

mark一下wardo!

aaaaaa:

入坑较晚,看的文不多,私心推荐一些自己特别喜欢的文
《Long Goodbye》,这篇是经典老文,估计大家都看过了
《Past and Future》及番外婚姻系列,今年新完结的文,正文开始时虐,从接近结局到番外后一路甜甜甜,强推。可甜可虐可搞笑,番外偏头疼的马总太可爱了,该作者的另一短篇《樱桃园》也强推。
【翻译】【Mark/Eduardo小物x8】The Initiate(0428.P9.完结)翻译文,热辣香艳,爱吃肉的同学请不要错过,有段是达达黑了马总电脑看ME的小电影。
【翻译】〖CIA花朵〗花仅开两生,如幸为脸书,则恒久远 引用翻译者译言:
半AU,诉讼结束后的花朵加入了CIA,开头部分慢热,(YES,我又挑了篇花朵视角),主要介绍花朵的CIA新生活和各个原创人物,花朵极爱内心吐槽,这段期间马克只在花朵脑内出现XD
直到因为某个任务花朵被派往FB以自己的股东身份作为COVER调查案子,哈佛F4才再度聚首,互动和案子的起伏进展很有趣,还会有jealous!Mark的出现哦=V=
【翻译】参数调整 Changing Parameters AKA马克真的是机器人 概要:2671年,Mark富有且举世闻名,与Eduardo基本断交。但这一切都不再重要,因为他是人工智能机器人的这一出身即将泄露于世。马总觉得花朵有危险跑去找他。
 [TSN] 【原创】【TSN/POI】(ME) 离别的意义 马总设局把花朵骗回了美国。
【ME】family issue FB拟人一发完 有一天一个自称Fb的小男孩来找马总,他叫马总Daddy,之后还问他花朵妈妈在哪儿,然后促进俩人复合,Fb的俩小伙伴推特和汤也很好玩。
彩蛋1:
三个聚集在一起的熊孩子总会交流各自的用户和生活。
Facebook不是很开心,因为所有人都说他的父母离婚了。
“这伤害了我。”
正在一旁做机器鸟的Twitter倒是表情平淡。
“他们都说了三年了,怎么还没有消停吗?”
Facebook忧虑的翻看着自己的肚子,还有他们面前的大电子屏,有媒体的点评,有各路的猜测,那场经典的官司还被各路翻拍,赚足票房。
最新日期截止到一分钟前。
画完了一副抽象画年纪最小的Tumblr很心宽的拍了拍Facebook的肩膀,“别担心啦,我这儿有很多勤勤恳恳的迷妹在创造那些让他们复婚的各种办法,你要不要拿去研究一下?”
Facebook看的两眼放光。
“这是个好办法,离婚双方最大的羁绊就是孩子,谁说不是呢。”

彩蛋2:
Twitter做完了机器鸟准备再做一只机器熊猫,他施施然的停下动作问Facebook:“需要我在我那儿给你推波助澜一下吗?”
“哦,这当然再好不过了。”

彩蛋3:
“进展的怎么样?”Tumblr兴致勃勃的询问好久没有出现的Facebook,“我这儿又多出了不少文章图片什么的……哦对了你未成年,这可不能给你看。”
“你比我还小呢!”Facebook一瞪眼,“哦,说起来他们还真的没有在厨房里做过。”

【TSN/ME】With The Beast Inside/杀死人鱼的方法 诉讼之后,缺爱的花朵中了诅咒一样变得越来越透明,还冒泡泡。马总治愈了他。这篇文超级可爱,马总发现花朵冒泡泡跑去新加坡找他,还给花朵建了泳池,穿着双带熊耳朵的棉拖跟踪花朵,并且表示不介意花朵和女孩开房但自己要跟着一起去,得知自己可能是造成花朵要消失的缘由后,给“终结自己生命”还是“放弃花朵”这俩选择比较打分。而故事最后:Chris接到电话时候以为自己漏看了十集剧情,和Eduardo当初一样茫然地只会重复Mark的每一个单词:“结婚,什么?不,只是,什么?”

“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Mark用肩膀夹着手机坐在床上一边飞速打字一边说,“一枚戒指,然后Wardo就跑不掉了。”

电话那头倒吸了口凉气,片刻之后小心翼翼地发出声音,“呃,Eduardo在哪儿,他还好吗?”

“他在睡觉,可能被操太过了。”

这他妈绝对漏了至少二十集。
公关大人吐槽精准。
该作者的其他文也推荐,【TSN/ME】This Is My Kingdom Come/反熵原理 花朵死了然后马总发现了另一个和花朵长相相似的人,该文留下一堆悬念然后坑了、坑了。

What Keeps Me Human (全文完)

文案:

当Mark意识到没有Eduardo,他甚至无法被称为人类;
当Zuckerberg一家意识到只有Eduardo,才能让他们的面瘫儿子变的不那么干巴巴的;
当Chris和Dustin意识到,为了保全Facebook上千人的饭碗,为了大老板的终身幸福,有一些战略是不得不被实施的;
已经在大洋彼岸过了五年安生日子的大好青年,Eduardo Saverin,会面临怎样的挑战呢?

Mark送了Wardo一辆宝马车 
Mark Zuckerberg是个他妈的机器人。
但是他亲爱的小鹿给了他一颗心。
所以,机器人也会有爱情。
特别可爱的文,马总原意Be My Wardo被达达手快打错成了Be My Wife发给了花朵


【TSN】THE Zuckerberg Identity(ME,谍影梗 马总出事故被一老水手救了,然而磕伤脑袋失忆,记起花朵邮箱后就老骚扰花朵问花朵他自己是谁,花朵最初以为是谁恶作剧来着,结果马总把花朵电脑弄得跟中病毒似的天天发自己相片问他,救马总的俩不怎么懂英文的爷孙很可爱,尤其是小孙子,吐槽马总是宅男,猜测花朵是他前男友之类的。

还有一些我很喜欢的高产的作者,基本每篇我都很喜欢,我词穷就不一一写文名推荐,这里放上作者lofter名,大家可以到作者主页去看,注意会有一些坑之类的。羊角加菲猫、清溪半里桥、困死了可(随缘ID:lucacy0)、望北之川、暴虐霸王龙、冬棖、飓风之鸦——向疯鸦进化、Kirkland House(随缘ID:秋之夜宴,强推【论坛体】人间自有真情在,看的过程简直和文中迷妹一样体验如过山车般的心情)、慕砚白、我有一只羊,这些作者有的文只在随缘有,如作者秋之夜宴的【ME】论如何驯服一只龙,这篇马总变成了一只可爱的龙仔,飞到新加坡找花朵养。不知道这样直接给作者太太们的lofter有没有问题,如果有介意的太太我很抱歉,可以私信我删掉。

再私心推荐两篇我很喜欢的坑,马总/小虫《黄金男孩》,这篇文里的大家都很可爱,连flash都可爱,文里没有花朵。
                          [TSN]【ME】FB全体员工注意事项(06/19更新第十二章)恶搞文慎入 FB弄了个手写意见贴,发展到后来马总花朵Sean都有参与进来,截取印象深刻的小段落如下:
结束了编程,Mark刻意走到休息室翻找饮料。当他打开那堆厚厚的闲聊纸意外地发现原来Eduardo知道了。无非是在Dustin百般怂恿下,Eduardo的字体和过去一样,锋利简洁。Mark惊叹过了这么久他依旧认出对方的字体,就像看到Eduardo,他依旧习惯性喊出那个名字。
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它就像在Mark大脑中生根一般默默地影响着Mark的行为和举动。
不过真正让Mark空白的脸上有一丝表情的不是因为Eduardo居然也会参与并讨论这件事情,而是之前某个匿名员工写下「操哭Eduardo」。

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操哭他。
操哭他。
操哭他。
愣在冰箱前很久,Mark拿起笔,翻开新的一页在第一行留在一句没有任何话语铺垫的话:

·我可以吗?


最后的最后,再私心推荐一篇丹花,[TSN/NYSM][DE]Little Trick(一发完结)by?花朵溺爱综合症? 文里的丹总特别温柔美好,我很喜欢作者的文字和情节,她的另外两篇丹花坑(现在主页隐藏了)《意外陷落》和《温室培植》我一直心心念念着,即使很短也常常翻出来看。

下次试试整理ME的视频。